兵分兩路的忙碌日子昨天我們大家都很忙~ 宮裡要去宜蘭南方澳見一位土地公祖祖~ 而教我們頌經的老師也剛好在昨天過生日,於是老師的學生們要幫她祝賀~ 雖然我好想和宮裡的人去宜蘭見土地公啦 但媽咪卻要我和大乙去參加老師那邊的活動~ 所以,我和大乙就是東芳宮的代表啦~當然也有一些其它宮的代表唷~ 而我們要去的地方則是礁溪啦~ 真是太奇怪了~我們和媽咪兵明兩路,卻都是往那個方向移動~呵呵~~ 在車上,我和大乙是最年輕的~ 所以嘍,大家都稱我和大乙是東芳宮的那兩位孝年A~ 第一次代表東芳宮出門也,好驕傲~(到底在驕傲什麼勁呀?真是莫名其妙) 第一站去到玉里天公廟,第一次去,感覺廟好大唷~ 才剛進去沒多久,就有另製冰機一間宮廟的師姐馬上起駕拜禮! 幸好我看過宮裡的祖祖起駕多次,所以嘍,一點都不害怕~~ 第二站我們去女媧娘娘廟,我也是第一次去呢~ 女媧娘娘廟,之前從沒聽過~呵呵~ 去到裡面,大乙便開口要我靜~ 噗~老實說,我有點嚇到~ 因為第一次不是跟宮裡的人出來,還要我靜~人家會害怕啦~ 不過大乙很堅持,我也沒辦法~ 一靜下來,心就酸了~好想哭~但我又告訴自己,不能哭唷~因為很丟臉~ 之後當然是有看到一些畫面啦,於是我便趕快起來,因為怕會控制不了 一睜開眼,大乙就問我:好了嗎?我點頭 他竟又追問:確定嗎?厚~他分明是故意的~~硬要叫我起來行禮就對了~ 不過呢~我只向女媧祖祖拜了六大禮,便往樓上移動~ 去到樓上,又是另一尊洗碗機女媧娘娘,這次大乙又叫我靜了~ 我說不想啦~他就說不行~而且還很堅持的要我一定要靜 算了,我投降 一靜下來,真的控制不住了,我狂哭啦~所有的心酸全上了心頭~ 幸好媽咪不在,否則媽咪一開口 講話,我一定會哭的更慘~ ~我也不知自己哭了多久~反正那眼淚就是止不住啦~~ 就好像是在跟自己的母親述苦一般的感覺。 醒來後,大乙就笑我,還說:有那麼傷心唷? 你們說他是不是很故意~真是氣屬我~~ 之後,我們打給媽咪~ 我就跟媽咪說:我剛剛有充電也,可是一直哭啦~心好酸 媽咪:這樣很好呀,還問我,大乙有沒有給我糖果吃 我就說:沒有啦,他說想打我啦,說我愛哭~ 媽咪:對啦,出去玩,要高高興興的,不能一直哭啦~知嘸? 我就說:建築設計好啦~讓你給我秀秀一下~ 媽咪:X*%$# 之後呢,我們就去春天泡溫泉了~~ 因為除了要幫老師過生日外 也因為農曆七月,頌經的學生為了普渡頌經而忙碌了一個月 所以嘍,今天算是慰勞大家啦~ 不過和大家相處一天下來,還蠻好玩的~ 其它宮廟的師兄師姐,也待我們這兩位笑年A不錯~ 他們還一直說東芳宮的人好年輕~ 哈哈哈,沒錯唷~我們就是走年輕路線啦~~ 不管是中壇元帥祖祖,九龍三太子祖祖,二郎神祖祖,太子爺公祖祖 祂們的乩身可都是六年級生的笑年A唷~ 若有空,你可以來給我看看唷,指導指導~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咖啡機
創作者介紹

頂樓防水

cd01cdnm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