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警有時也會面臨“臨時工執法”的身份尷尬
  12月2日晚,佛山市禪城區石灣街道一名城管協管員在一次協助執法過程中遭遇暴力抗法,頭部被砸中昏迷。僅從公開報道上看,這種臨時工在執法過程中遭遇暴力抗法並非孤例,越來越多的“臨時工”衝上了執法第一線,甚至有做“擋箭牌”之嫌。
  這群執法的“臨時工”長期處於灰色地帶,被不少商戶和市民唾棄,卻又因執法人手不足,不得不違規走在執法第一線。
  日前,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中央宣講團成員、國務院法制辦副主任袁曙宏撰文披露,我國將全面清理行政執法人員,嚴禁未取得執法資格的人員執法,將履行行政執法職責的合同工、臨時工調離執法崗位。這意味著公安部門的輔警、協管員和城管部門的協管員可能面臨調離崗位甚至失業的境地。
  掃攤:小販們咬牙切齒
  11月4日晚8時,來自四川的24歲小伙孫明和他的妻子將牛雜檔從租住的華遠東出租屋內推了出來,擺好小餐桌、把食材收拾好,夫妻倆靜靜等候客人的到來。不一會兒,香噴噴的牛雜吸引來了很多的路人。
  華遠東位於禪城區季華路邊,這裡有一個很大的城中村,每天晚上,很多人在這裡穿梭往來,所以像孫明這樣的“走鬼”也很多,炒飯的、燒烤的、賣水果的,應有盡有。晚上7點過後,他們出動了,一條兩百多米長的街上,叫賣聲一片。不過因為油煙太重,很多路人路過此地都會掩面,附近門面商家也意見頗大。
  孫明小兩口來佛山三年,白天在外上班,晚上出來賣牛雜,每晚差不多有100多元的凈利潤。
  “城管來了!”9時30分左右,遠處一陣騷動,正在燙菜的孫明抬頭一看,那邊的一些“走鬼”已經推車往城中村裡鑽了。他知道,城管又來了。因為正值佛山創文檢查階段,所以那段時間城管掃攤特別勤快,像華遠東這樣的重點區域,基本每晚都來。
  孫明匆忙收好桌椅就把車推回到城中村中。那頭,三輛城管執法車“如約而至”,五六名著制服的城管帶著幾名協管員走在前頭,揮手呵斥著,讓“走鬼”們趕快離開。不過好在他們的執法還算文明,只是口頭警告。
  原本熱鬧的“集市”瞬間冷清了下來,孫明把車推回去後,從村中走了出來,看著城管的身影,他咬牙切齒。
  同樣“痛恨”城管協管員的還有雜貨鋪的女店員小A(化名)。“由於我們把商品擺在門口招攬顧客,城管稱按照規定要簽字罰款,我想等老闆回來再簽,僵持的時候,大概有20多個協管員,氣勢洶洶地圍在我們店門口,一個城管拉我出去打我,我想還手時被協管員架住了。”禪城一個雜貨鋪的女店員小A向記者描述一次城管和協管員去她工作的店里“執法”的場景,她稱雖然憤怒,卻實在是不敢“惹”他們。
  外包:協管員來自保安公司
  盧力是一名城管隊的協管員,參與過很多“掃攤”行動。他屬於“臨時工”,卻時常要和正式城管隊員一起去執法,甚至還要衝在前面。“我們能算什麼?連執法權都沒有,卻要經常沖在前面,和對方發生衝突也很平常。”盧力有時候也覺得自己身份很尷尬。
  盧力每次看到城管,特別是臨時工的負面新聞,都會低調好幾天。
  有一次,盧力和另外幾名臨時工被城管隊員帶著去查處亂擺放時,和一名檔主發生了言語衝突。對方看到盧力穿著協管員的衣服,就開始指著他的鼻子罵,認為他不算城管,罵了也沒關係。而在一旁,正式的城管隊員卻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也沒上去幫盧力說句話。
  李明(化名)是一名輔警,屬於公安隊伍里的一名臨時工。今年1月,李明“出名”了,因為在處理一起警情時,他對一位正在拍照的市民大吼了一聲“滾”,被網友拍下他的側臉照,放在了佛山一本土論壇上。
  “兄弟,你出名了,都上網了!”認識他的人看到網帖後,打電話過來詢問他發生了什麼,領導也對他進行了批評,認為他的行為有損警察形象。“其實我就是一名輔警,沒接受過專業培訓!”李明說。
  趙德是禪城區城管局祖廟分局的一名協管員,他的身份也十分尷尬:既不是公務員編製,也不是政府聘員,甚至不是城管部門招進來的,而是外包給某保安公司,通過保安公司招聘進來的。“說起來,我們不能算是單位聘請的,城管部門沒有我們的名單在冊,如果市民要追究起來,也查不到。”趙德說。
  一位城管部門的知情人士向羊城晚報記者透露了這樣一個招聘流程:城管隊需要協管員,就會招標,保安公司去競標。一旦競標成功,城管就會和保安公司簽訂合同,保安公司負責出人,城管負責給錢給保安公司,再由保安公司給每個協管員發放薪水,相當於政府出錢購買服務。
  該知情人士稱,這樣的好處是,政府不用擔心編製問題,也不用擔心人手不夠用,只要出錢就可。但弊端也顯而易見,這些人員的素質參差不齊,一旦在執法中遇到糾紛,權責難以判定。
  佛山南海區城管部門一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肯定了“協管員外包”這種說法。
  相對於城管部門的協管員,輔警的選拔要嚴格很多,要通過政審和身體素質考試,因此輔警的工資較城管協管員要高不少,有的甚至可達5000元每月。
  未來:
  或只是明晰工作範圍
  在佛山南海,刑事案件每年發案近2萬宗,而全區警力僅有3400多人,所以南海區於2011年大規模招聘輔警。警方一負責人表示,一個警察帶四五個輔警,力量就很不一樣了。
  一名佛山警方負責人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因為正式民警的編製有限,所以警力不足的情況下,輔警成為協助警方維護治安很重要的一部分。目前佛山輔警的具體數量是多少?記者未能獲得準確數字。不過一警方人士表示,不會比正式民警少。
  在城管協管員方面,由於協管員具有一定的流動性,所以據不完全統計,禪城區城管部門參與行政執法崗的城管協管員大約有300多人,而南海區則有740人。
  其實早在2012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的《行政強製法》中就規定,“行政強制措施權不得委托”、“行政強制措施應當由行政機關具備資格的行政執法人員實施,其他人員不得實施”,這意味著臨聘人員不得參與執法。但實際上,受到人手不足的影響,基層執法根本離不開這樣一群人。警方一負責人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包括輔警、協管員在內的人員,並不擁有執法權,只能由民警、城管隊員帶著,輔助他們進行執勤。但記者註意到,包括查車、辦案、突發事件處置等情況,仍有不少的輔警、協管員直接參与執法。
  針對我國將全面清理行政執法人員,嚴禁未取得執法資格的人員執法,將履行行政執法職責的合同工、臨時工調離執法崗位的做法,有人開始擔憂,一旦調離,這個龐大的群體如何安置?他們走後身後的空缺又由誰來補上?
  對此,佛山警方一負責人表示,目前還沒有正式的文件下來,所以對於接下來該怎麼做,他們也沒有專門研究過。“不過我認為,所謂的調離只是讓他們的工作範圍更加明晰,以減少越界執法的情況,而不是讓這群人‘下崗’或是去做文職。”他稱。(羊城晚報)編輯:  (原標題:記者調查“臨時工”執法:商販不敢惹)
創作者介紹

頂樓防水

cd01cdnme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